欢迎来到 - 佳话文章网_散文精选_诗歌大全_周公解梦 !    
当前位置: > 经典话语 > 安慰人的话 >

温州90后女老师患癌离世!临终前一句话让人飙泪

时间:2019-04-13 12:40 点击:
温州90后女老师患癌离世!临终前一句话让人飙泪 班主任,老师,父母

(原标题:温州90后女老师患癌离世!临终前一句话让人飙泪)

这个爱笑的女孩,名叫陈莹丽,是大荆镇安学校的一名老师

谁也想不到,这么年轻的她患上肝癌,于7月13日离世。

她离世前一个月,还每天准时出现在讲台,学生们却一点都不知其病情。

温州90后女老师患癌离世!临终前一句话让人飙泪

陈莹丽

父亲:“当老师是她的追求”

7月14日,在城南街道支岙村陈莹丽家中,她的遗物已被收走。她姐姐拿出妹妹仅留的手机,翻出她生前的照片。照片里,这个身材高挑的女孩架着一副黑框眼镜,画着淡淡的妆,正对着镜头做鬼脸。手机里还收藏着学生们的照片和大量表情包、冷笑话截图。隔着屏幕,记者已感受到她是一个乐观开朗、对生活充满热情的女孩。

“当老师是她从小的愿望。”父亲陈玉臣说,2010年,女儿以优秀的成绩考入了杭州师范大学。去年,她参加乐清市教师公开招聘,分配到镇安学校,担任该校七年级班主任和九年级的社政老师。虽然离家路途遥远,但她对这份工作甘之如饴。

同事卢晓燕说,陈老师活泼开朗,学校活动都能看到她的身影,短跑、爬山都不落于人后。平时,她的言谈风趣幽默,与学生们也很有共同话题。

“她是班主任,又是社政老师,对学生非常关注。”卢晓燕说,“为了提高孩子们的学习积极性,她自掏腰包,买来水果、糖果、笔记本、笔等小物品,奖励给学习上有进步或者运动会上表现突出的学生们,为孩子们的每一点小进步而开心。虽然是新老师,可她班的社政抽测成绩在学区中排名前三。”

“她讲课条理清晰,对我们非常有耐心。”陈莹丽的学生卢曼妮说,上学期,陈老师带她们走访了两三趟仙溪南閤牌坊群,精心指导和修改学生的小论文。最终,该校的《探访乐清南閤牌坊群》获得了温州市历史与社会学科小论文比赛二等奖。

温州90后女老师患癌离世!临终前一句话让人飙泪

“我想回去上课”

3月24日深夜,连续低烧多天的陈莹丽打电话告诉父母自己肚痛难忍。第二天一早,家人急忙带她去医院检查。验血结果出来后,医生悄悄唤来她的家人,建议再做深入检查。陈玉臣马上带女儿赶往上海求医。然而,经过一系列检查,专家遗憾地表示肝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肺部,无法手术了。

“在这之前,一点迹象也没有啊。”专家的这番话将陈玉臣的心打入冰窟。

从上海回来后,陈莹丽急着回校。陈玉臣不敢告诉女儿实情,劝她休养一阵子。但倔强的陈莹丽坚持不肯,她说自己带的是毕业班,孩子们就要中考了,她实在放心不下。

母亲含泪劝她,她安慰道:“妈妈,我会按时喝中药的,让我去吧。”家人拗不过她,只好同意她回去。

但陈莹丽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。看着日渐消瘦女儿,父亲提出开车接送她,等她上完了课再接她回家,这样来回折腾120多公里,一到家,陈莹丽就累得不能动弹。但只要一到学校,她总是强忍着疼痛上好每一堂课。

有一天,父亲的车子出了故障,无法送她去上课。家人劝她请一天假,她不肯,还与父母发生了争吵。

“你们不送我去没关系,我可以自己坐车去!”说着,她就往门外走。母亲见她这么坚持,终于妥协。

路上她宽慰母亲道:“妈妈,这群孩子快毕业了,我不能耽误了他们的学习。我能和他们说说话,就感觉很开心。”

从城南街道支岙村的家,到大荆镇安学校,自驾开车要一个多小时,乘坐公交车,需要转三四趟车,耗时约2个小时。哪怕一个身体健康的人,如此往返一次都会筋疲力尽。

那天,母亲陪她去学校。坐在颠簸的三轮车上,母亲问她痛不痛,她笑笑说不疼。直到第二天,她才悄悄跟姐姐说,当时已经非常难受了,但是不敢说。“要是说痛,你们肯定就不让我去了。”

快期末时,陈莹丽已经瘦脱了形,身高1米65的她,体重连45公斤都不到。

“最后一次上陈老师的课,她已经连手提电脑都拿不动了,是同学帮忙拿进来的。”学生卢晓琪还记得那天,陈老师捂着肚子走进教室,搬了一条凳子坐在讲台边,给学生讲解试题。学生们看出来老师身体不舒服,但不知道她竟病得这么严重。

6月16日,在为孩子们坚持上完最后一节课后,陈莹丽就躺在了床上,再也没有起来。

温州90后女老师患癌离世!临终前一句话让人飙泪

“妈妈,不要哭”

“这孩子的性格,像她爸爸。”支岙村村委会主任郑广利说,她的父亲陈玉臣是村委会干部。那阵子,老陈每天来回大荆接送女儿,回来后还要加班忙村里的事。郑广利自责地说,直到孩子去世了,他们才知道老陈这阵子在忙什么。

陈莹丽隐忍的性格像极了父亲,即使被病痛折磨,她也没向人透露过一丝。

陈莹丽的高中同学小林告诉记者,3月份,她听说莹丽去上海看病,就问她情况如何,但她不肯说。再打电话过去,她连接都不接了。

镇安学校同事阮利萍回忆,期末时曾在校门口见陈莹丽弓着腰进校门,就上前问她要不要休息一下?陈莹丽却说,她在喝中药,已经好多了。

“她实在太坚强了,伪装得那么好,一点都不告诉我们。”阮利萍含泪说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