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佳话文章网_散文精选_诗歌大全_周公解梦 !    
当前位置: > 经典语句 > 想念的句子 >

毒贩与强迫卖淫者的监狱缘分:照顾8年 想念自己老父亲

时间:2019-02-19 19:30 点击:
毒贩与强迫卖淫者的监狱缘分:照顾8年 想念自己老父亲,张力飞(化名)已经87岁了,老上海人,满头银发,佝偻着背,走路都需要人搀扶。如果不是窗外隐约可见的高墙

  原标题:一名毒贩与一名强迫卖淫者的缘分:我关在这里照顾老刑犯,谁又能送八十老父去医院?

  张力飞(化名)已经87岁了,老上海人,满头银发,佝偻着背,走路都需要人搀扶。如果不是窗外隐约可见的高墙电网,如果不是身上穿的那件灰白的囚服,他看起来似乎和公交、地铁上需要让座的老人没有什么两样。

  李家强(化名)43岁,高大健壮,是四川成都人,10年前因犯运输毒品罪入狱。

  这两个前半生风马牛不相及的人,却在南汇监狱集中关押老年服刑人员的重症监房结下了难解的缘分。

  护理服刑人员,也是专业护工

  见到有陌生人来找他聊天,张力飞立即兴奋起来,他摘下口中早已磨损大半的假牙,干瘪的脸腮上流露出略含羞涩的笑容,口中咿咿呀呀地说着。一旁的李家强神情嗔怒地一边掏出纸巾,飞快将张力飞沾上口水的双手擦干净,一边迅速帮他把假牙装了回去,动作轻柔而娴熟。“他说,他的牙早就掉光了,很多东西吃不了。”李家强解释道。

  张力飞一口地道的上海本地话,因为年纪大了口齿不清,有时连上海籍干警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。此时往往需要李家强担任翻译,他已经照顾张力飞8年了,每个音节代表什么意思,他都懂。

  李家强的身份是一名护理服刑人员。作为一所集中关押老、病、残服刑人员的监狱,南汇监狱里关押着不少像张力飞这样的老年服刑人员。由于老病残服刑人员改造生活存在现实困难,一部分年轻、身体相对健康的服刑人员承担起照顾看护他们的任务。

  “我们护理服刑人员都参加过护工岗位培训和技能考试,有国家劳动部门发的护工证,出狱之后可以直接上岗。”李家强说,2010年,监狱干警找他谈话,希望让他参加护工培训。起初,他心里有些犹豫,因为自己的右眼残疾,也是一个生活上需要照顾的人,“更何况在家自己连父母也没有伺候过,我担心自己干不来。”不过,在干警的开导下,考虑到回归社会之后自己没有一技之长难以立足社会,李家强最后还是答应了。

  南汇监狱副监狱长陈礼松表示,为了确保护理服刑人员的能力达标,监狱管理局每年都会聘请专业教师,来监对参加护工培训的服刑人员进行为期数月的集中授课。之后,他们还要通过劳动部门组织的考核,取得技能证书之后才能正式上岗,“外面考护工证有哪些要求,监狱里学护理的服刑人员也是一样的。”

  拿到护工证在上岗前,李家强被监狱干警叫到面前,和他“约法三章”:希望他牢记一条根本,无论如何不能冲老年服刑人员发脾气。李家强听了,愣了半天终于点点头答应了。

有护工证的年轻犯人为年老犯人擦身

有护工证的年轻犯人为年老犯人擦身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