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佳话文章网_散文精选_诗歌大全_周公解梦 !    
当前位置: > 心情日记 > 心情日志 >

毁我幸福

时间:2013-07-24 18:37 点击:
那天,我去推登记室的门,刚走到了门口就听见里面有女人的哼哼声,我透过未拉严实的窗帘缝隙往里面看,果真有一个女人赤裸着跟父亲搂抱在一起。我当时就蒙了,可还是忍受着那份耻辱敲了他的门。他在里面问是谁?我说是我。父亲听出了我的声音,他问有什么事

那天,我去推登记室的门,刚走到了门口就听见里面有女人的哼哼声,我透过未拉严实的窗帘缝隙往里面看,果真有一个女人赤裸着跟父亲搂抱在一起。我当时就蒙了,可还是忍受着那份耻辱敲了他的门。他在里面问是谁?我说是我。父亲听出了我的声音,他问有什么事?我说要钱……

这些年在我心中,始终有一个结无法打开。我无法原谅自己父亲,他曾在我的心中是一坐山,巍峨,高大。可在那次我亲眼目睹了他的丑陋行径之后,好父亲的形象瞬间倒塌,我变得开始恨他,甚至于恨自己的眼睛。

他对不起我那贤惠、善良的妈妈,他对不起我们这个家,他更对不起我的信任和敬仰。他千不该,万不该,不该走出大山,不该背叛幸福。那个烂女人,也是我永远挥之不去的记忆,我忘不了她衣冠不整,披头散出从父亲房间里走出的狼狈相,我看到了她的眼睛,她没有羞愧,她似乎早已习惯了那种生活,而我却背负了沉痛的重压。

我曾试图去原谅父亲,然而却做不到,名人正因如此,我在关键冲剌阶段居然无心恋考,老师很意外我的失误,他总私下鼓励我,一定要超长发挥,沉着冷静,如果高考时我能像平时练考一样的自信,他想信我一定能考入重点大学,而那年,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,我的成绩落下了很多,就连参加高考那天我都心不在焉,每当我没有思路的时候,幻想到的也是那个小姐和我父亲搂抱的境头。最终,雨中竹我连二本线都没达,只考取了一所普遍的专科院校。老师和校长都感觉到意外,找到我私下谈话,谈心,有心动员我再复读,然而我却没有了那份动力。与其说,是我自己毁了自己,到不如说是父亲毁了我,是那个女人毁了我的父亲。

当然,事情过去了多年,父亲又老老实实的和母亲在家里务农,他们恩爱如此。可那段记忆却是我此生的痛。我后悔过,后悔过自己没能考入重点。我后悔过,后悔过不该在那几年里像仇人一样对待父亲。再多的后悔,也无法挽回所凝成了的事实。人呢,经历之后,才会懂得惋惜,或许在一切无法给自己一个交代时,只能说是命运的安排……

父亲原本是一个很老实,很本分的农民,在我童年的记忆中,父亲是一个超人,他什么都会做。别的小朋友有的玩具,他买不到,会给我照样子做一个仿真的。别的小朋友没有的,他会给我一个惊喜。他能用竹杆为了作鸟笼,会给我做风筝,会给我做玩具枪,会给我造汽车,会给我捏泥人,会带我上山捉蚂蚱,会领我下河捞鱼,他教会我游泳,他扶我上树。太多太多的童趣,伴随着我的成长。

在我的记忆中,父亲什么都会做,家里的鸡窝会砌,肉丸子会炸,电视机坏了会修。更多的还有父亲对我的爱,他不许我受一点儿欺负,别人只要动我一下手指头,他都会偷偷的吓唬那些小朋友。他对妈妈更是关心,我就从来没有记得他俩吵过架。对于这样的父亲,我是自豪地,他不仅在生活中对我无微不至的关心,在品德上也教育我如保做人。我从小到大,不管是在村里读小学,还是在乡里读初中,再有在县里读高中,我的成绩是很稳定的,我从来没有落下过前三名。我用好成绩回报了父亲的爱,我就是他心中的骄傲……

上世纪90年代中期,曾有一段时间歌厅热。县城里面大街小巷各个角落处处夜夜笙歌。当初是父亲和舅舅合伙在县城里包下了一家小旅馆,后来舅舅不做了,父亲一人便经营起来。在我心中,父亲是很有头脑的,他已经不只是一个农民了,他开始转型经商,并且他给妈妈挣回了比种田多几倍的钱,第一年,他就满足了我的愿望,给我买了一辆梦寐以求的脚踏车,那时我才刚读高一。有了车子之后,雨中竹我每周回家就可以骑车回去,虽说骑车要用一个多小时,可我心里却很乐。第二年,父亲像是又挣了钱,家里的电视换成了彩色的,我更觉得父亲了不起,家里的餐桌上也能时常见着肉。

妈妈说,这都是父亲的功劳,爸爸那时很少回家,一两个月才回家一次。我却能时常见到他,因为我在县一中上学,他在县城边开店,我步行20多分钟就到了。可我不常去,我还要好好学习呢,父亲也是那个意思,他让我专心读书,没事就别去找他,说那里的人杂,会影响到我学习,没钱了就去找他要。那个时候,在我心中已经很温暖了,感觉父亲就在身边,所以我学习起来更加有劲儿。每周回家时,我会去看他一次,他会出来给我割一斤肉,给妈妈买点儿水果,有时还会为妈妈买换季的衣服让我捎回去。妈妈当然高兴了,我也是。父亲回到家后,妈妈也是杀鸡煮蛋的况待他。

我在读高中时,学习上非常的用功,就连青春期也推迟了,我没有心情谈女孩子,我也想好好的学习,现在想来,我的心理年龄当时确实很小,很不成熟,才导致我后来无法承受那种打击。在我临近高考前,要去医院做体检,那天我上完了早自习,就跑去跟父亲要钱了,旅馆的大门已经开着,我知道父亲通常起得早,因为有客人要早走早退房,他平时就在登记室里睡,雇了两个服务员在楼上占着一个房间,有一个是中年妇女,跟妈妈年纪差不多,从外地来的,有一个二十五六岁,妖里妖气的,平时浓装艳抹,我很反感她。不过,她才刚到店里两个月,以前店里是雇了一个乡下小姑娘走了,那个小姑娘我看她挺好的,家务活做得很细。父亲从不让我跟她们多说一句话,我想呆长一会儿,他都不许,每次总像是赶我走似的。我的理解是,他总怕耽搁我的学习。

那天,我去推登记室的门,刚走到了门口就听见里面有女人的哼哼声,我透过未拉严实的窗帘往里面看,真有一个女人赤裸着跟父亲搂抱在一起。我当时就蒙了,可雨中竹我还是忍受着那份耻辱敲了他的门。他在里面问是谁,我说是我。父亲听出了我的声音,他问有什么事?我说要钱。他说,你先去大门外面一会儿,十几分钟后你再来。我在外面“嗯”了一声……

父亲以为我是真的走了,他在里面赶紧催促那个女人起床,大约只过三分钟,那个女人穿着睡衣,搂着衣服就开了门上了楼。父亲又假装把门插好。我其实并没走远,眼睛一再盯着那门……

过了十分钟,我又去推门,父亲说你这么早怎过来了?我说给我五十元钱,他拿给了我之后,我转身就走了。在我转身的那一刻,眼泪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。父亲已经感觉到了我的变化,他心里知道他的丑事被发觉了……

从那天开始,我便很少跟父亲说话。甚至他只要主动给我说,我就顶嘴。妈妈骂我,我谁都不想理,那事,我能给妈妈说吗?……

高考结束后,父亲问我考得怎么样?我没理他。成绩揭晓后,父亲安慰我,我没理他。他要送我上大学,我没让。我一人带钱去的,后来还是妈妈送我去上学。妈妈问我怎跟父亲闹情绪了?她说我们父子关系以前不是好的很?我说,他不配做我父亲,他丢人。妈妈再问,我还是啥也不说。我相信,妈妈肯定问过父亲同样的问题?真不知他又是怎样回答的……

大学三年,我交了第一个女孩子。而且关系很稳定。我不是那种花心的男人,因为我看不起父亲,我不能再看不起我自己。后来,她真的嫁给了我。后来,我们生活很幸福……

而父亲的小旅馆,在我上大学不久,就被查封了,那时候听说又扫黄,又严打。母亲后来说,父亲当年还被罚了款,母亲把攒的那点儿钱,结果到最后都交给老公家了。

母亲还是那样省吃俭用地持家,父亲不开小旅馆之后,又跟母亲过起了那种平淡的日子。有过那次教训之后,父亲似乎变得老实多了,他跟母亲说,他会把家里的地种好,然后再多养些家禽也够我读大学了。

我跟父亲的那种隔阂,母亲没有再问过?我想,她是知道的。母亲是个聪明的女人,但她最会装糊涂。大学期间,雨中竹我因为有高考的那次失败,变得很砺志,很上进。因为我底子好,再加上勤奋,常拿一等奖学金。毕业后,我和对象双双都留在了那个城市发展,次年我俩便裸婚,五年后,我们又攒钱买到了房,现在过上了小康的生活。父亲当年的事情,我也逐渐原谅了他,他毕竟后来改好了。

我曾在想,这个浮躁的社会里到底有没有真爱?我说肯定有,我就是一个好男人。我对家庭负责任,我对妻儿负责任。若不是当年恨父亲,婚姻中我会有此作为吗?也许父亲是一本反面教材……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